郭占恒:關于“十四五”發展的幾點認識和建議

“十四五”發展雖說仍然是機遇與挑戰并存,但與以前比較,可能危機和挑戰更多一些,矛盾和問題更多一些,這就需要未雨綢繆,準備好預案,找準突破口,下好先手棋,增強改革開放和各項工作的主動性、協調性。

世界浙商網訊2019-08-09 09:30:00來源:浙商智庫作者:郭占恒

  文|浙商智庫副院長  郭占恒 

  目前,“十四五”規劃的調研編制工作已經啟動,上下十分關注。7月30日,筆者應邀參加省社科聯、省發展規劃研究院舉辦的浙江“十四五”發展面臨的主要問題與突破思路專家研討會,會上著重談了以下幾個觀點,與大家交流,供決策部門參考。 

  關于“十四五”發展的歷史地位

  任何一個五年規劃都有其深刻的歷史背景和歷史使命。“十四五”規劃的里程碑意義在于以下四個第一:(1)在歷史方位上,是邁進新時代的第一個五年規劃。(2)在指導思想上,是深入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黨的十九大精神的第一個五年規劃。(3)在奮斗目標上,是繼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新征程的第一個五年規劃。(4)在世界格局上,是正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第一個五年規劃。 

  關于“十四五”發展的重大趨勢 

  從歷史發展和階段演進規律看,“十四五”期間,將有以下八大趨勢值得關注。(1)工業化進入后期,即進入全新的工業智能化時期,萬物互聯,仿佛一切都裝上了大腦,離開智能化的工業生產將被淘汰。(2)城市化進入后期,即進入城市有機更新和城鄉人口雙向流動的時期,大規模的造城運動將結束,人口城市化進程將放緩。(3)市場化進入深度改革期,即進入基于法律和規則的制度完善期,法無禁止即可入,負面清單制度將成為常態管理制度。(4)國際化進入分化期,即進入全球治理體系大變革時期,二戰后確立的經濟秩序和治理體系將面臨分化和重構。(5)信息化進入新一輪革命期,即進入以5G為主要標志的突破期,由于5G技術的無延遲、萬物互聯和技術性壟斷特點,使許多如無人駕駛、遠程手術、安全監控等不可能變成可能,也成為中美大國博弈的焦點。(6)人口老齡化進入凸顯期,即進入應對老齡化和鼓勵生二胎的交匯期,人口事關民族和地區興衰,也是五年規劃的前提,目前面臨的問題比較多,也比較復雜。(7)生態化建設進入關鍵期,即進入生態環境保護修復和破壞惡化的膠著期,目前雖有好轉,但整體仍不樂觀,而全球則處于惡化的加速期。(8)社會治理現代化進入全面推進期,即進入法治國家、法治政府、法治社會一體建設和確保國家安全的新時期。 

  關于“十四五”發展面臨的問題 

  “十四五”發展面臨的最大問題,就是不確定性,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簡單說就是變數太多,諸如中美戰略博弈的變數,特朗普政策的變數,大國關系的變數,國際規則的變數,世界發展格局的變數,經濟全球化進程的變數,等等,由于中國已經深深融入經濟全球化和世界發展格局之中,況且中國自身大體量的成長也會增加一些變數,這無疑會極大影響“十四五”的發展,即使編制好的規劃,也很難按部就班地執行。由此,以不變應萬變和隨機應變“兩手”并用,將是“十四五”規劃的一個鮮明特征。 

  在不確定性日益增強的大背景下,國際公認的“三大陷阱”問題越來越浮出水面,值得深入研究和避免。(1)從國際看,要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就歷史演進規律而言,大國崛起都不是一帆風順的,伴隨戰爭的崛起是大概率事件,而和平崛起則是特例,我們力爭和平崛起,避免熱戰,但冷戰恐怕難以避免。(2)從國內看,要避免塔西佗陷阱。重在提高政府的誠信和公信力,對社會言論有一定的寬容度,公開透明和暢通政府大道信息,防止偏聽偏信小道消息。(3)從省內看,要避免中等收入陷阱。浙江雖說進入了高收入經濟體的門檻,但如何能穩中有升,不出現停滯,更不出現倒退,這需要有高質量的經濟增長速度支撐。 

  關于“十四五”發展的確定性

  “十四五”發展不是憑空產生的,更不是空中樓閣,而是以往發展尤其是“十三五”發展的延續,因此一些大的發展方向、目標、原則、任務是確定的、遞進的、不變的。如五大發展理念、“五位一體”總體布局、改革開放重大方針政策和重大決策部署、京津冀協同發展、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長三角高質量一體化發展、“一帶一路”建設等,都會繼續扎實有效推進,不會被外界環境變化所打斷。 

  還有一些看準了的戰略部署和政策舉措,即使面臨國際環境復雜多變,經濟增長下行壓力增加,也是不會變的。諸如(1)適應經濟發展新常態,堅定不移推進高質量發展。(2)持續加大生態環境保護和治理力度,不以犧牲資源和環境為代價換取經濟增長。(3)高度重視實體經濟和制造業水平的提高,堅定推進中國制造2025的實施。(4)穩定房地產市場,不會放水樓市刺激經濟增長。(5)推動城鄉、地區協調發展和貧困地區加快發展等。而堅守好這幾點,將極大優化發展環境,提升發展質量,贏得未來發展的優勢。 

  關于“十四五”發展的著力點

  “十四五”發展雖說仍然是機遇與挑戰并存,但與以前比較,可能危機和挑戰更多一些,矛盾和問題更多一些,這就需要未雨綢繆,準備好預案,找準突破口,下好先手棋,增強改革開放和各項工作的主動性、協調性。 

  第一,如何讓市場起決定性作用。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現在看,“更好發揮政府作用”做的比較好,從規劃到政策到舉措等,一個接一個,甚至有點閑不住,但如何讓市場起決定性作用,似乎還沒找到有效辦法,民營企業也缺少這方面的感受。政府和市場,一手硬一手軟的問題還沒有真正解決。現在政府很主動、很著急、很辛苦,而企業的活力、動力、競爭力又提高緩慢。到底這“兩只手”怎么擺布,需要很好研究和破解。 

  第二,如何提出創新強省發展的新目標。浙江對創新發展的覺醒和部署比較早。2006年3月,在全省自主創新大會上,時任省委書記習近平就提出到2020年建成創新型省份和科技強省的目標,后來歷屆省委又不斷重申了這一目標。對明年即將實現的這一目標而言,一方面有關部門要做一個科學評估,做到心中有數;一方面要研究制定新的發展目標,尤其是進一步強化知識產權的保護和引領作用,重點突破卡脖子的技術瓶頸,大幅度提高科技教育對全省經濟社會發展的支撐作用。 

  第三,如何把海洋經濟作為全省新的發展空間和新的經濟增長點。2003年7月在“八八戰略”中,時任省委書記習近平突出強調了大力發展海洋經濟,努力使海洋經濟成為全省經濟新的增長點。在隨后8月召開的全省海洋經濟工作會議上,習近平又提出努力把浙江建設成為海洋經濟強省的目標。這些年,浙江發展得益于海洋經濟強省建設的布局和實施,但也存在工作“碎片化”和整體謀劃不夠問題。山東海洋資源沒有浙江豐富,但山東發展海洋經濟的嗓門比浙江高,力度也比浙江大,還提出走在前列的目標。對此,浙江很有必要專題研究一下海洋強省建設問題,在進一步推進海洋經濟發展示范區、舟山群島新區,以及港口自貿區設置、濱海城市建設、臨港大工業升級等方面,有一些新的戰略謀劃和政策舉措。 

  第四,如何處理好改革發展穩定的關系。這是一個老問題,也是“十四五”發展再一次面臨的新問題。經過四十多年的改革開放發展,中國站到了一個新的起點上。改革越深入問題越復雜,開放越大問題越多樣化,發展越快期望值越高,就業、醫療、社保、教育等都呈現出多樣化、個性化的需求。尤其是新一代年輕人,缺少過去的磨難,缺少與過去生活的對比和體驗,抗壓能力弱,簡單化、理想化的訴求比較多,因而注重理性疏導,及時化解社會風險,保持社會穩定,搞好改革發展穩定的再平衡就顯得極為重要。

  本文作者:郭占恒 

  浙江省委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研究員 

  浙商發展研究院(浙商智庫)副院長

浙商傳媒運營   備案號:浙ICP備05021105號-2   客服熱線:0571-85310626

金牌一码三中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