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銳評|巴菲特的天價午餐是如何被孫宇晨變餿的?

從我們可以從競拍人赴宴之后用于社會的價值去判斷,從這一點上看,孫宇晨拍下的這頓巴菲特午餐——餿了。

世界浙商網訊2019-08-06 10:00:00來源:世界浙商網作者:吳美花

  世界浙商網訊(浙商銳評員 吳美花 制圖 李紅紅)2000年,一位有明媚笑臉的舊金山慈善機構葛萊德基金會義工,在默默奉獻了20年后,將自己的股神老公與基金會撮合到了一起,成就了此后每年都會在全球引發關注的“巴菲特午餐”。

  買下第一頓巴菲特午餐的只是一家互聯網公司的電氣工程師,其2.5萬美元的出價很平民。這對于當年個人年收入為8.5萬美元的美國普通市民而言,不過是花4個月薪資與巴菲特共進午餐。 

  電氣工程師還帶上了7個朋友,據稱巴菲特和他們一起探討了對互聯網公司的投資建議和一些不錯的休假目的地。聽起來,這是一頓沒有夾雜著太多商業目的的午餐。 

  前三年,這頓午餐一直在2-2.5萬美元起拍價附近徘徊。首次脫軌始于ebay的線上競拍,拍賣價格躥升至是之前的10倍——25萬美元。這一次價格的跳躍,讓這頓午餐再也沒回歸到平民可以承受的競拍價格,擊碎了這一群體與巴菲特共進午餐的夢想。從此后公開的中標名單顯示,電氣工程師是迄今為止的最后一位平民中標者。 

  中國人段永平是第二次將午餐價格推上新臺階的人,他于2006年以65萬美元拍下午餐,價格差不多是前一年的2倍。有意思的是不到2年,同為中國人的趙丹陽以211萬美元第三次將午餐價格推高,價格是前一年的3倍多。 

  在趙丹陽將午餐價格推上百萬以上后,這份午餐價格再也沒回到六位數的美元時代,即便是唯一一次價格大跳水也最終倔強地站在了100萬線上。

  從美國赴宴回國的中國商人們,并未受到友好的禮遇。 

  前往朝圣“價值投資”偶像的他們,由于推高了午餐價格被視為“投機主義者”。在很多人看來,真正的價值投資者不需要花如此大的代價,就為了與巴菲特共進一頓午餐。 

  這是一個不受大家(包括巴菲特)待見的頭銜。這位以價值投資著稱的老人,在2000年致股東信中說,如今投機主義-亦即不管資產真實的價值,只看下一個人會用多少價格買進的觀念——事實上,這不但不違法、也不算不道德,甚至不能說是非美國式,但也絕非查理跟我愿意玩的游戲。 

  但回過頭來看,段永平帶了三個下屬陳明永、沈煒、黃崢,現在分別是OPPO創始人、VIVO創始人、拼多多創始人;趙丹陽則用一支“物美商業”的股票賺回了飯錢。 

  作為商人,考慮付出與回報的經濟邏輯并不出格。事實上也只有他們擼清了這筆賬,這頓午餐才能吃得更長久,巴菲特的慈善事業才能更持續。而曾稱段永平為“白求恩”的老一輩吃瓜群眾,看到如今他的門徒們為中國經濟帶來的力量也應該釋懷了。 

  趙丹陽后來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不愿意多談當年的午餐,他表示當時的新聞報道不是很喜歡。“當時和他老人家見面,我問了很多困惑的問題。第一個問題是完美的公司很少。好公司好的管理層擁有合適價格是很少的,對于很多公司就像茅臺這樣的壟斷型企業和萬科這樣管理層很好,未必是壟斷的企業,應該買入哪一個? 

  顯然,當時媒體報道的只是這頓午餐前期上的幾道“涼菜”,而真正的大菜、硬菜是不會隨隨便便顯擺的。花天價去西方取的“真經”如何會告知天下。外界僅憑幾道涼菜給這頓午餐點了差評,還是有些不公平。 

  浙商銳評員替這二位說話,是可以從二位的投資邏輯中看到價值投資的痕跡。且不說段永平,趙丹陽決定是否要買某只高速公路股票前,他親自到收費站蹲點,數車流量以便觀察這家上市公司的真實運營情況。

  再一次將巴菲特午餐推高的是年輕創業者孫宇晨。這位年輕人有意思的是,在成功競拍后,他給大伙提前上了N道涼菜。就這幾道涼菜被來回花式翻炒了幾遍,留給吃瓜群眾的口感是外焦里嫩,有點雷。 

  最后到了要上正餐的時候,這位年輕人因為腎結石放了巴菲特的“鴿子”。 

  不得不說,孫宇晨能這么將一頓午餐玩弄于股掌之間,跟如今媒體求流量不無關系的。但凡他放出點邊角料,嗅到“10W+”味道的媒體們便一哄而上。孫宇晨看到了流量媒體對流量的渴望,卻忘了還有一些媒體對真相的追求。財新網在他得瑟了一個多月后,發出了一篇孫宇晨已被邊控的報道。 

  至此,這頓只有涼菜的午餐徹底“涼涼”了。 

  孫宇晨此次的拍賣,其他幾位曾參與競拍的中國商人又被無辜地牽連。不過在浙商銳評員看來,孫宇晨的性質跟拍下午餐的前幾任不同。他的初衷不是“朝圣”偶像,而是消費,消費巴菲特、消費媒體、消費吃瓜群眾;他不是去“取經”的,而是去給巴菲特普及幣圈知識的。 

  當然,我們并不能因此否定孫宇晨,我們只能拉出過往更多的黑歷史去否定他。比如他與王小川之前無法被播出的經典對話:王小川跟他談技術,他說他央行開過會;王小川問他公司和個人有什么優勢,他說他央行開過會;王小川說虛擬貨幣問題在于發幣是國家才有的權利,他說他央行開過會。 

  我們不能單從午餐價格去判讀它的價值,它的價值是因人而異的。但我們可以從競拍人赴宴之后用于社會的價值去判斷,從這一點上看,孫宇晨拍下的這頓午餐——餿了。 

浙商傳媒運營   備案號:浙ICP備05021105號-2   客服熱線:0571-85310626

金牌一码三中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