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銳評 | 現實版“瘋狂的石頭”到底鬧哪般

關于上市企業老總或者大公司高層的離職新聞近年來特別多,理由絕大部分是因為“個人的身體健康問題”。或因涉及個人隱私,大家也就不好意思再去多問一句“得了什么病”。

世界浙商網訊2019-08-12 09:28:00來源:世界浙商網作者:詹雪龍

  世界浙商網訊(浙商銳評員 詹雪龍 制圖 李紅紅)近日,一則《年僅38歲的前云南首富宣布辭職理由是:身體不好》的報道引發社會關注。按常理,38歲對誰來說都是黃金年齡,對企業家來說更應該是其大展宏圖之際。然而,這個正值壯年的前云南首富卻“急流勇退”,讓人不由得會問句“為什么  

  關于上市企業老總或者大公司高層的離職新聞近年來特別多,理由絕大部分是因為“個人的身體健康問題”。或因涉及個人隱私,大家也就不好意思再去多問一句“得了什么病”。 

  理由是個好理由。因為不能細問,所以吃瓜群眾往往會選擇性遺忘,而這些“抱恙”的老總們一轉身,很快又在另一片天地里生龍活虎了。    

  01 

  其實,剛看完報道,我倒真覺得這位云南前首富趙寧的身體狀況或許真的不好。身體即使沒癥狀,但可能有抑郁癥、焦慮癥什么的呢? 

  在這篇報道的字里行間里,顯然其父親趙興龍創下的“翡翠帝國”正風雨飄搖,東方金鈺已是爛攤子一個。趙寧接手后的2016年、2017年、2018年,東方金鈺的凈利潤分別為2.55億元、1.27億元和-10億元,同比下降15%、50%和916%。經營不利,負債又直線上升。2016-2018年東方金鈺的負債分別是63.2億元、92.9億元和99億元。 

  負債百億!縱使跟著父親看慣了商海沉浮,但對一個年紀畢竟還不大的二代來說,在這樣的壓力下若真出現心理問題,我們是否更應該報以關懷之心,而不是隨意妄論呢。 

  二代“守成”之難,大家都是知道的。有多少二代是被迫接班,又有多少二代沒了自我。表面風光成了吃瓜群眾的談資,香車美女成了吃瓜群眾的羨慕嫉妒恨,從中又有多少本來無憂無慮長大的孩子,一下子要扛起超乎想象的重量。“成敗”于他們來說,不再是口中可以隨便說的詞匯。 

  所以,當看到報道里說,2月初趙寧就曾萌生退意申請辭職,再加上這次破產重組、退出第一大股東之際第二次提出辭職,我的第一反應是,“辭職開溜”雖然有點狼狽,但對趙寧來說,或許真到了要放下的時候?  

  02 

  東方金鈺是一家什么樣的公司?用報道里最吸引眼球的詞來形容就是:一刀生,一刀死。一塊翡翠原石究竟“珠玉暗藏”還是“一文不值,全憑運氣。“運氣”兩字放在企業上,猶如博彩般刺激。  

  據有關報道,“退居二線”的趙興龍在東方金鈺負債上升的同時,還在背后不斷“買買買”。2016-2018年,公司存貨分別為69億元、96.5億元和88億元。東方金鈺解釋,因為翡翠資源不斷減少,導致各國都嚴格把控翡翠的交易,為了后期發展,只能大量收購翡翠原石進行囤積。 

  既然有這么多存貨,為什么不賣貨抵債?據某媒體實地探訪,東方金鈺的倉庫已被法院查封,大門上貼著物業的催租通知。很難想象,里面會有價值百億的存貨? 

  即便這些原石真的存在,存貨是否價值百億,其實也沒人能確定。據說給東方金鈺的存貨估值百億元的是云南省珠寶行業協會,但沒有法律效力,只供參考。種種跡象表明,這個事情的確有點奇葩。從銀行貸款、發行股票集資而買的翡翠,到底是真是假?   

  或許,“38歲辭職”的背后,真的隱藏著不可告人的秘密。1月,一份執行裁定書顯示:被執行人云南興龍實業有限公司、趙興龍、王瑛琰、趙寧名下銀行賬戶內無存款、無機動車登記信息,暫無財產可供執行。而在2017年,趙興龍就通過代理人收購成為奧維通信第一大股東,看起來和原有資產毫無關系,和東方金鈺的巨額欠債也沒有干系,如無意外,趙氏家族或將重開一局? 

  不知是否還記得很多年前上映的《瘋狂的石頭》,瀕臨倒閉的工藝品廠、樸素迷離的真假翡翠以及背后的國際組織,故事情節若真與現實雷同,也就真的狗血了。 

浙商傳媒運營   備案號:浙ICP備05021105號-2   客服熱線:0571-85310626

金牌一码三中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