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銳評 | 浙商眼中的香港未來

這些投資內地的香港人與赴港投資的內地人,都依舊相信“背靠祖國、面向世界”的香港

世界浙商網訊2019-09-17 09:08:00來源:世界浙商網作者:吳美花

  世界浙商網訊(浙商銳評員 吳美花 制圖 李紅紅)“從這里,那么多人擠進去到里面購物,完了那邊出來。”8月27日,站在自己的商店內,操著浙江鄉音的單志明沿著入口向出口的方向用力揮舞著手臂劃了個圈,像是要費勁撥開眼前擁擠的人群。而實際上,此刻只有他與來自家鄉媒體的記者兩個人站在空蕩蕩的店內對話。

  他口中所描述的場景,已是一個月前的香港。

  有數據顯示:8月1日至8月21日,香港國際機場的客運量約為416萬人次,減少人數高達54萬人次,較去年同期下跌超過11%,而貨運量較去年同期也下跌約14%。同時下行的還有香港今年第二季度的GDP,第二季度香港GDP同比增長0.5%,進一步低于第一季度0.6%的增速。

  那個曾高懸在頭上的無限高遠的蒼穹,突然變成了低壓的拱頂,原先閃爍著光輝的土地逐漸褪去了神秘感。然而這片土地給自己與內地造就的黃金歲月,是多少塵埃也蓋不了的。

  香港繁榮的傳送帶

  1978年7月末的一個傍晚,廣東東莞的太平鎮來了一位戴黑色邊框眼鏡的香港人——張子彌。太平鎮約1平方公里,田野交錯,僅有一條“寶太公路”通往深圳,連接羅湖海關去往香港。

  張子彌帶來了內地第一家對外來料加工企業,此后香港工業密集北移,在內地迅速搭起了“世界工廠”的雛形。

  同年深秋,離開內地整整30年的浙江人包玉剛也從香港來到了北京,當他了解到當時北京僅有7家涉外飯店時,形成了捐贈的1000萬美元用于建設一家與國際接軌的現代化飯店的想法。

  包玉剛1949年離開浙江奔赴香港,他不是第一波去香港的企業家。在1934-1937年間,大量內地企業紛紛進入香港。浙江人邵醉翁就是其中一位,他于1932年將在上海如日中天的天一影片公司主創拉至香港,另起“天一港廠”。

  他們自身財富與內地建設的對接始終未被遷址阻斷,而是以更隱秘的方式讓它們返流至內地。

  改革開放后,香港企業家支持內地的事業以更自由、豐富的手段進入鼎沸階段。1984年10月28日,穿著灰色西服的66歲包玉剛在闊別40多年后,再次踏上故鄉浙江寧波的土地,他敏銳地覺察到寧波在高等教育與人才方面的缺失,提出捐資2000萬美元興建一所綜合性大學。

  邵醉翁的弟弟邵逸夫則累計捐款31億元,無償資助浙江乃至全國各地的教育、醫療、文化等事業。直至今日,近3萬座逸夫樓密密麻麻地散落在中國大地。

  在此期間,香港的繁榮與現代文明通過一座座工廠、學校、醫院、酒店高速傳送至包括浙江在內的中國內地。

  浙江與香港的繾綣

  1997年6月30日午夜,當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歐鎮江看到“米字旗”徐徐降下,警察換上了新的制服,他只剩下了激動的情緒。“填國籍時再也不用猶豫了。”1分鐘后的7月1日零點整,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區旗同時徐徐升起。

  一升一降,內地與香港的命運交錯得更為緊密。此后,被民族與國家使命感驅使的單方面商業扶持漸趨淡化,更為頻繁的是基于市場脈搏跳動的經濟對話與交往。

  與香港淵源深厚的浙江,成為內地與香港新一輪往來中的先行者。2003年11月27日,中新社一則以不足400字的篇幅報道了“浙江?香港周”活動,浙港雙方代表逾300人參加了開幕式。這距離CEPA(《內地與港澳關于建立更緊密經貿關系的安排》)簽訂還不到半年時間,也是CEPA簽訂后第一個率先在港舉辦大規模招商活動的內地省份。

  數據顯示,2007年香港在浙江投資設立企業7749家,10年后這個數據上漲到23925家企業。這相當于10.55萬平方公里的浙江土地每年新增1600多家香港投資的企業。

  “浙江?香港周”連續舉辦了兩年,第三年,這里誕生了自CEPA實施以來內地與香港簽署的最大合作項目,也是內地首個向港澳開放的機場項目。杭州蕭山國際機場和香港機場管理局以增資并購方式共同組建合資公司。

  浙江在香港資本市場的行動更早。香港回歸前夕,浙江滬杭甬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在香港聯交所成功掛牌上市,首次募集資金折合人民幣36.85億元,創造了浙江一次性引進外資數額最大的紀錄。此后20多年內,逾50家浙江企業陸續登錄港股資本市場接受國際市場規則的洗禮,這一數量約占境內赴港上市總數的5%左右。

  吉利汽車、舜宇光學、申洲國際、海天國際等成為港股市場上不容小覷的一股浙江勢力。其中吉利汽車、舜宇光學、申洲國際三家已進入恒生指數藍籌股,每一家上市公司的市值均在千億港元以上。

  從眼下來看,赴港上市的浙江企業也成為了該區域海外并購的主力軍。

  沒有誰可以取代誰

  2018年,香港以每天新增110家的速度在內地設立企業,同比上升120.68%;在內地實際使用外資的金額中,66.6%的金額來自香港。

  香港對內地的貢獻還在繼續。

  但這種貢獻漸漸不再是過去受惠與授惠的關系,兩地創業者的選擇在商業環境的過濾與區域發展的平衡中越來越來純粹,越來越融合。

  2003年,從事商業地產設計的歐鎮江從繁華、活躍、新鮮事物層出不窮的香港來到休閑旅游為主的浙江杭州時,并不適應。但在短短10多年內,杭州從一座旅游之都完成到數字經濟之都的蛻變,這讓歐鎮江感覺不可思議。香港方面也提出希望,年輕一代可以到浙江、杭州尋求互聯網或其他產業的機遇。

  林知譽從家族企業達利國際在浙江的發展過程中,目睹了這個地方的絲綢產業鏈從不完整到快速崛起的歷史,但時代的更新沒有動搖絲綢文化在中國文化的地位。也正因為如此,達利在中國能夠較快地對接到很多優質的合作伙伴,推動企業成長。如今依托內地完善的產業鏈與自身的品牌設計能力,達利絲綢的產品已經走向世界甚至登上了中國的太空飛船。“這個時刻,不同的企業更應該發揮優勢互補,以達到更好的發展。”

  他們認為眼下的香港可能走得慢了一點,但其獨特性不是哪個城市能取代的。“現狀是在警醒我們,香港的繁榮出現了瓶頸,我們如果再沿用過去的經驗來發展就不夠用了。”歐鎮江說,他會用正面的態度去看待現狀,他相信香港人過去一窮二白時的打拼與創新精神能支撐他們渡過這次難關。“也正是有市場的沖擊,才會有第二次的突破。”

  在歐鎮江看來,越來越多的內地同胞融入香港都是香港無法被取代的力量。林知譽認為,杭州和香港各有優點,雙方如能共享人才、科技、公用服務等資源,實現互利共贏,定能促進兩地共同繁榮發展。

  “不要說哪個城市會取代哪個城市,大家應該各自錯位發展。”歐鎮江所說的錯位發展,其實已經有了明顯的產業分層,創業者們也在根據自己所處的領域選擇發展地。

  陳灝和他的合伙人在2017年底選擇在香港創辦了安捷國際控股有限公司(AJS),短短一年多的時間,他們的公司從單一的證券交易業務發展到擁有包括基金管理以及融資咨詢等五大金融牌照的投資銀行。這在國內,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陳灝解釋,細致的法規、專業素養強的團隊是安捷國際能在香港迅速成長的重要原因。

  金融自由、資金進出自由也讓鄭加加選擇在香港從事市場管理保險業務。這兩位從內地進入香港的創業者,都對香港未來的發展抱有信心。在他們看來,眼下的危機或許正是機遇所在。“我還想趁著個別外資投行撤出香港的機會,招募更多的專業人才,尋找機會重拳出擊。”安捷國際今年還繼續招聘管培生以及不同業務的人員以儲備人才。

  這些投資內地的香港人與赴港投資的內地人,都依舊相信“背靠祖國、面向世界”的香港,只要珍惜來之不易的當下、重拾“獅子山下”精神、共同努力,就能創造更輝煌的明天。

浙商傳媒運營   備案號:浙ICP備05021105號-2   客服熱線:0571-85310626

金牌一码三中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