質變 從2019到2035|浙商銳評特輯·崛起啟示錄⑦

在這樣一個充滿想象的未來,我們當下的每一次奮斗、每一次創新,都將成為這段歷史的一個片段。

世界浙商網訊2019-10-01 09:47:00來源:世界浙商網作者:吳美花

  10月1日,我們將迎來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浙商雜志官方微信推出“新中國成立70周年浙商銳評特輯”——《崛起啟示錄》7篇大型述評,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下,從商業的維度,政經融合的視角淬取浙商、浙江成功的密碼,探尋之江大地噴薄而出的成長力量。透過“浙江現象”我們將看到新中國70年來不平凡的崛起之路。

  今天是“浙商銳評特輯”的第7篇:《質變 從2019到2035》。 

(文/浙商銳評員 吳美花 制圖/李紅紅)  

  在這樣一個充滿想象的未來,我們當下的每一次奮斗、每一次創新,都將成為這段歷史的一個片段。在崛起的道路上,企業家不做掉隊者,而應成為新未來的引領者。 

  奇跡與混沌,在過去70年里同時涌入這片充滿想象的土地。 

  70年的發展歷程,實際上是撥開一個又一個的混沌看見奇跡的過程。在這個國度,總有前赴后繼的牛虻刺破混沌,讓這臺擁有近14億人口與廣袤大地的國家機器不至于陷入臃腫與懈怠。而我們或許可以從中看到這個國家的未來。 

  壹

  24小時內,大批零部件從中國近萬家零部件工廠的生產線上誕生并集結成493萬部手機。在世界上,無法找到第二個手機供應鏈如此強大的國家。 

  然而強大供應鏈奇跡的粉碎卻只需要一枚14納米以內的芯片,一種直徑只有發絲萬分之一的東西。2018年的中興事件如一只牛虻刺破了“中國芯”的混沌,全球在這一年生產的4688億美元芯片,其中2/3被中國進口消化。 

  技術分為兩類:一類是從0到1的技術,難度系數猶如開疆辟土;一類是在現成的疆土上添磚加瓦。當憑借后者就能在繁華喧鬧的商業風暴中心圈起一座城池,誰又會去孤島拓荒?更何況,拓荒之后未必能迅速帶來經濟效益。 

  1999年的“方舟一號芯片”就是失敗的拓荒者。這是中國第一款自主設計研發的嵌入式芯片,卻遭遇了最致命的“系統生態”困難。這是一項長期而細致的大型工程,并非靠大規模技術攻關就能解決問題。與此同時,熬過了技術攻關的它面世后還要經受兩項考驗——有商用價值,且科學成果尚未過時。 

  歷史總是驚人地相似,卻又固執地螺旋式上升。國產手機“缺芯”的事實,也讓中國底層技術創新的商業邏輯發生了微秒的變化。一位堅持攻關金融風控平臺底層技術的浙大博士,在熬走4波股東之后,如今終于有了目標一致的穩定投資人;另一位堅持不發幣,攻克底層技術的浙大博士,也在幣圈泡沫之后迎來了區塊鏈的曙光。 

  不過底層創新要達到與商業模式創新同等繁榮的程度,光是憑借個人的堅持是遠遠不夠的。硅谷是世界科技中心,2018年美國17.1%的風險投資金額在這里達成。硅谷有兩個顯著特點:一是政府力量的合理使用,二是以斯坦福大學為中心構建了一個完整的生態系統。  

  貳

  2018年App Store和Google Play新上線App的全球下載量前20榜單,其中中國出海App占據15個席位。一個新的中國奇跡正在出現:海外市場越來越多插上了中國App的旗幟,海外用戶為之“中毒”。但事實上,這個領域的充分競爭與社會變革從一定程度上扮演了“牛虻”的角色,刺破了黏附在服務鏈與供應鏈條上的混沌。 

  在浙江慈溪有一家廚具公司為膳魔師、雙立人等國際大牌做了15年代工,有120多項專利傍身,卻很少被國內消費者所知。直到它在拼多多上推出對標美國市場“99美元”、定價“99元人民幣”的“三禾鍋具”,才改變了一切。 

  拼多多的商業邏輯:一是通過擠掉供應鏈的水分打造極致性價比,二是以價換量,最終將價格定在“99元”。低價換來爆發式的訂單直接沖擊到了三禾鍋具的生產線,后者必須將研發周期縮短50%加快更新速度。 

  拼多多這類平臺在充分的市場競爭下,直接倒逼工廠在供應鏈上作出最為快速的改變。 

  類似的倒逼還出現在服務鏈中。10年前,有過兼職的大學生應該有類似的體驗:兼職中介向你推薦一張價值百元的兼職服務卡,但拿到服務卡之后就沒有然后了。對中介公司來說,每一次兼職推薦就是一次服務交付,每一次服務交付就必然產生成本,所以,他們的服務質量普遍不高。 

  中介公司希望賣完服務卡,這場交易就關閉了。 

  一個線上兼職平臺“青團社”的出現改變了這個被默認已久的行規,他喊出了“免費兼職”的口號,想用“免費”與“服務”做大C端,再用規模龐大的C端吸引B端入駐。這種商業邏輯實際是在倒逼平臺提供更完美的服務體驗,這樣才能留住C端。 

  顯然這類表面上看只是商業模式創新的平臺,其實深層次地改變著這個社會在服務鏈與供應鏈上的運行規則,清除了多年淤積在這些鏈條上的油污,從而讓社會的傳送帶運轉得更為快捷與通暢。在政務服務方面,浙江的“最多跑一次”改革就是最好的例證。 

  未來,即便是這類模式創新頂著門檻相對低的帽子繼續被詬病,但創新步伐不會因此停滯。越來越多的領域如國家治理、生態治理等也會加入到模式創新的隊列,讓整個社會更加透明與陽光,讓人民平等參與、平等發展權利得到充分保障,社會文明程度達到新的高度。 

  叁

  大概從2015年開始,中國企業切換至“全球掃貨模式”,把心目中的國際大牌攬入懷中變成了“國貨”。即便海外并購熱潮在近兩年連續降溫,但2018年中國海外并購金額仍超千億美元。 

  中國企業希望通過海外收購品牌、購買知識產權與高科技,從而提升自身在全球價值鏈中的地位。但當這類并購行為頻繁發生時,很多國際友人無法不對中國企業產生疑慮。2016年美的集團宣布有意收購德國庫卡時,德國人民就不太高興,該國經濟部長甚至認為庫卡的自動化技術需要“遠離中國之手”。這樣的擔心扮演著全球產業鏈中的“牛虻”,刺破國際化進程中的混沌。 

  中國企業開始學習如何“安撫”被收購對象。專業人士認為,新一代“精明的”交易撮合者正從這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中涌現。在過去幾年里,中國企業的國際談判能力越來越嫻熟,也越來越善于打消利益相關者的疑慮。 

  美的承諾保留現有庫卡工廠和崗位直至2023年以后,這個條件遠優于其他類似并購,美的還承諾庫卡可以不向中國母公司透露客戶數據。最終這起并購仍以美的成為該公司最大股東而順利謝幕。曾有數據顯示,中國海外并購的成功率僅為20%。這個數字扮演著牛虻的角色,警示中國企業出海時要避免深不可測的暗礁。  

  毫無疑問,中國現在比任何時候都更重視全球化戰略,比任何時刻都更加開放,更加希望融入世界經濟的大循環。但中資出海必須更加理性與專業,也必須擁有打鐵還需自身硬的實力。 

  與此同時,中國創新型企業的崛起也在影響著傳統跨國公司的創新節奏和全球戰略。中國企業在完成了產品、技術、資本等一系列“走出去”動作之后,更需要“走上去”,成為全球規則標準的主導者。 

  黨的十九大提出新的“兩步走”目標,第一步是從2020年到203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到那時,我國經濟實力、科技實力將大幅躍升,躋身創新型國家前列。從2035年到本世紀中葉,在基本實現現代化的基礎上,再奮斗15年,把中國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 

  在這樣一個充滿想象的未來,我們當下的每一次奮斗、每一次創新,都將成為這段歷史的一個片段。在崛起的道路上,企業家不做掉隊者,而應成為新未來的引領者。 

浙商傳媒運營   備案號:浙ICP備05021105號-2   客服熱線:0571-85310626

金牌一码三中三资料